當前位置:杭英小說 > 都市 > 焚天路 >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焚天路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二位不用管我,就當我不曾出現。隻管生便是。隻不過、這世間男子生兒,我倒是第一次見,倒是要記載下來研究一番。也可轉手賣了,讓天下人看看這一奇觀。”白衣女子開口之中,一步退到了萬裡之外。

白衣女子的身影消失在了曲不歸與東華的麵前,但一道聲音卻是依舊迴旋在他們的耳邊。

“還愣著做甚,這裡處處是草地、正適合你們二人,還不躺下?”

春風拂麵而來,圈起了一道又一道柔和的清風,但刮在二人的臉上,卻是如同一個又一個巴掌,朝著臉上擊來。

二人哭喪著臉,哪怕是曲不歸這等臉上常年帶著冰霜人,此刻也是鼻涕眼淚汪汪。

從這白衣女子一步之下出現在了萬裡之外,二人便已經完全確定、這就是傳聞說中的那尊仙。否則絕不會有如此可怕的實力,這比那號稱仙人之下已無敵,仙人之上一換一的五星教老祖,強大了數十倍。

這等仙人,哪怕是百尊五星教老祖也換不得。仙凡之間、終究是有著天地之隔。

隻是,二人始終想不明白、這尊仙明明可以翻手之間將二人鎮殺,為何還要如此羞辱人。

“前輩…晚輩知錯!晚輩知錯啊!”

半柱香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,二人已經十分清晰的感受到體內的靈胎在鬨騰、想要離開這封鎖之地,奈何、如何滾動都找不到出口。

“士可殺…不可辱…….”紅袍男子的臉

越假的猙獰起來,眼淚鼻涕已是模糊了臉,儘管劇痛襲來鑽心一般,但心中的不屈、依然讓他站直了身軀,不肯彎腰。

“東華,是漢子就抬起頭。”曲不歸感受到肚子裡的巨痛,咬牙切齒中、臉上股出一條又一條青筋、像是要暴裂開來般,痛的就連視線也開始模糊了起來,難忍劇痛、微微低下了頭。

當他低頭,便是看到一旁的書生早已伏地跪拜向著遠方叩頭。

“上仙啊上仙!是晚輩多有不敬,勞煩上仙高抬貴手!”淒厲的聲音如同殺豬聲般,響徹在四空。

“你…大不了刨開肚子,將靈胎取出來….何必下跪。”曲不歸大聲嗬斥。

“誒喲喲,你有腦子難道我就冇有腦子?你看我的本命法器,都碎了。我們的肉身應該被那尊仙下了某種禁製、使得刀槍不入,無法將靈胎取出。”

曲不歸一怔,一時間忘記了疼痛,視線微挪、這纔看到一件熟悉的法器曲折斷為了三截,已跟廢銅爛鐵般。

“還愣著做什麼!還不下跪磕頭,求上仙饒我們一馬!”書生連忙嗬斥,哭慘了。一邊磕頭、一邊催促。

“這靈胎越來越鬨騰,我們不是五星教三個聖女,隻要忍得一時、待靈胎找尋到洞口,自然出來了!你要知道我們是帶把的!這玩樣不會從屁股中間出,隻會從咱們的命根裡….這若是被那麵鏡子拓印、哪怕咱們是死,也要被世人恥笑一萬年。



書生哭喊著,嗓子已經沙啞、淚也要流乾了。紅袍男子聽得是內心直顫抖。雖說二人是公認的天驕,但也不過是二十五六歲,十年前不過是凝結金丹,如今十年過去、在大圓滿。

他們二人,哪遇見過這種慘絕人寰的處置。

“我跪!我求饒!”

曲不歸平生最要麵子,這一跪隻是在這上仙麵前丟麵子,若是不跪、便就要在天下人麵前丟麵子,孰輕孰重、還是分得清。

隻是,二人也不確定這位上仙是否會因此饒恕他們,但也隻有這一條路。

“前輩…晚輩曲不歸知錯,不應入此禁地、擾前輩清寧。”

“前輩,饒命啊!哪怕是讓晚輩做牛做馬也願意啊!”二人不停的叩著頭。

“做牛做馬?

許久未曾出現的聲音再次從萬裡之外隨風而來,隻是瞬間、一道身影再次出現在二人麵前,仔細打量著趴在地麵上的二人。

二人見到這名白衣女子、不但冇有恐懼、反而鬆了口氣。因為他們知道、自己的叩頭求饒、起了作用。

“對,晚輩二人。願意給前輩做牛做馬。”書生未等曲不歸回答,便一隻手將其頭扣住,兩個腦袋重重的砸在地麵、埋在了土裡。後者還未來得及反應、便吃了一堆灰。

“既然願意給我做牛做馬,那麼…就饒了你二人一馬。”女子沉吟片刻,同意放二人一馬。

“謝謝前輩!”二人抬頭、相視一眼。皆是看到了彼此劫後餘生的

喜悅。

白衣女子看著二人,語重心長道:“這哪裡是什麼送子泉,而是用於金丹大圓滿修士破境的造化水。你二人如今已是元丹大圓滿,突破隻差一絲契機。此靈泉雖是後天成靈,但對於凝結元嬰來說,最適合不過,你二人隻需將元嬰煉化,便可以破境!且無一絲後顧之憂。”

“…….”

二人聞言愣住,齊聲開口道:“前輩您說這不是送子泉?而是助於修行的造化水?”

白衣女子點了點頭,道:“不錯,這世間又怎會有所謂的送子泉,簡直是一派胡言。”

書生聞言,不顧肚子裡的疼痛、擰了一下大腿,心裡直呼後悔。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寶貝,就算自己今日可以藉此破境,但自己那瓶卻是白白糟蹋了。

“前輩,如何煉化體內的元嬰?”曲不歸伸手擦拭了臉上的鼻涕,悄悄擦拭在書生的衣服上,開口問道。

“忍著。”白衣女子開口,隻吐出兩個字。

“忍著?前輩說的是何意?”書生不明白、一臉疑惑。

“字麵意思,隻需忍著,待你二人體內的元嬰、徹底與你們血肉相融後,便是血脈相連,而後、再將其煉化,以此破境。這後天無垢神水,比之自身凝練的元嬰要強大數倍,往後你二人突破神虛境也更加容易。”

白衣女子轉身、對著清風徐來拂麵,再次開口道:“你二人就在此破境,破境之後、便替我做牛做馬,當然..這也

是字麵意思。”

“……..”

二人愣住,這頭也叩了、也哭爹喊娘了。到頭來、還要承受這一切。

劇痛再次襲來,二人終於堅持不住,再次趴伏在地上,雙手死死握著地上的綠草,痛呼了起來。

女子消失在了原地,轉眼出現在了雲層之中,盤膝而坐,眸光瞭望著遠方、也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“這個時代。除陌塵這座蒼茫之外,另有兩座蒼茫、提前補全了規則。看來,那兩尊強者也按耐不住了。若是靠我一人,一統天下間所有強者,定是極為困難,是時候、收麾下戰將了。”

她來此,是有驚世佈局。往後,隻會越加的難走。唯一發展麾下勢力,在今後才能騰出手、去力壓群雄。

這裡畢竟不是屬於她的那個時代,哪怕是斬斷了自身所有的因果,也與這個時代有不入感,很難戰勝那名帝袍男子。

雲層低落,遮蔽了天穹,將太陽的光芒儘數遮住,應景了一場苦難正在下方的二名男子身上發生著。

“在這法世初成的時代,這二人不過二十五六歲已達元丹大圓滿,在這下界中,也算是一等一的天才。雖與上界的天驕依然還有些許差距,但冇有關係,隻要稍加指點、未必不能一飛沖天。”

時間流逝,下方殺豬般的聲音久久不散,直至日落月起,才稍稍消弱下去。

二人身上的靈嬰已經被煉化,他們盤膝坐地,吐納著靈氣、可以清晰的感受

到體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上天入地無所不能,其蘊含的能量、比之原先強大了十數倍,可以說、原先的自己站在麵前,隻需隨手一擊、將能將其斬殺。

“多謝前輩!”

書生與曲不歸抬頭,看著高空中一輪前所未見、明亮如玉的明月抱拳一拜。儘管先前心中不服,但一想到若不是這位前輩將送子泉融入他們身中,也不會知道原來這有破境的妙效。

“不必多謝,從今以後、你二人便給我做牛做馬。你們一人便給我提劍,一人便給我牽馬。”

“前輩…您這是要出山了?”書生一愣,連忙開口道。

“不錯,我已歸隱數百萬年,是時候出去看看了。”

明月底沉、照亮了整片原野。白衣女子的身影落在地麵,揹著二人,淡淡開口。

“數百萬年?”二人聞言,皆是倒吸了口氣。就算是世間之仙,也最多隻能活個幾十萬年歲月。這位女子、卻是在這裡歸隱了數百萬年,這恐怕是仙中之仙,恐怖無比。

一想到能跟隨在這等仙人身後,二人倒是一點怨念都冇有。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場造化。

“前輩,我二人必定忠心耿耿,追隨在前輩身後,報答前輩!”二人冇有半點遲疑,跪地行禮。

“你們二人修為還太過弱,現在隻能成為我的隨從,若是往後、修煉到至強,那麼…必是我麾下大將、為我征戰各處蒼茫。”白衣女子淡淡開口,見二人

半天冇有反應、又嗬斥了一聲。

“還愣著作甚,還不趕緊備馬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